<source id="go8eu"><small id="go8eu"></small></source>
<kbd id="go8eu"></kbd>
  • 生態文明與精準扶貧的大同模式

    發表時間:2020-04-14 來源:《中國生態文明》雜志 作者:張義豐 李奕欣 劉毅 穆松林 嚴茂超 劉國棟

    山西省大同市,作為燕山 - 太行山連片特困地區,自然條件比較惡劣,基礎設施相對落后。在很長時間里,境內多地處于困中之困、貧中之貧狀態。隨著近年來脫貧攻堅進程蹄疾步穩,大同的面貌發生了巨大改變。截至 2018 年底,全市已經有 264 個貧困村脫貧摘帽,10 余萬人穩定脫貧,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為山西全省第一,貧困發生率降至 1.78%。陽高、靈丘、云州三個地方已完成整縣(區)脫貧摘帽各項任務。

    與此同時,大同的生態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建設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大同的山,越來越綠了;大同的水,越來越清了。特別是代表空氣質量的大同藍,成為一個鮮明標識,被媒體贊譽為“大同,大不同”。從“煤都黑” 到大同綠,大同清,大同藍,實現了生態環境質量的華麗轉身。

    大同用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理念的實際行動,詮釋了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找到了一條生態文明建設和精準脫貧有效融合的路徑,形成了生動可行的“大同經驗”。

    大同經驗的主要內涵,可以概括為六種發展模式。一是全市范圍內的大同藍 + 生態經濟 + 生態扶貧的院地合作模式,二是天鎮縣黨建引領 + 紅色基因 + 支部率先 + 黨員帶頭 + 群眾跟進 + 集體經濟 + 特色生態產業的精準扶貧模式,三是云州區健康城市 + 國際健康養生基地 + 行走醫院的健康扶貧模式,四是云州區鄉村振興 + 大同火山群 + 火山黃花的特色生態產業扶貧模式,五是左云縣生態轉型 + 左云綠 + 生態扶貧的綠色經濟模式,六是廣靈縣水生態文明城市 + 溝域經濟 + 特色產業的生態扶貧模式。

    為了解讀“大同經驗”,我們首先來看大同生態環境保護與精準脫貧面臨的幾個主要問題。第一,全境整體上是山區盆地,又是我國重要的煤炭基地。長期的煤炭開采,形成了 1600 平方公里的煤礦塌陷區,生態環境遭到了嚴重破壞,整個山區發展受此影響較大。第二,境內流經河流眾多,主要有桑干河、御河、南洋河、壺流河、唐河和蒼頭河,河流保護和治理任務突出。第三,嚴重缺水,雖然河流不少,但水量極小,全市水資源總量為 1.42 億平方米,人均可利用水資源量僅為 110 立方米 / 年,為全國人均占有量的 9% 左右,全市農業發展還基本上處于雨養農業狀態。第四,處于干旱與半干旱地區,農牧交錯,加上多年的煤炭資源開采,生態環境破壞與水土流失嚴重,國土綠化與農村環境整治問題突出。第五,境內雖然既有景觀又有奇觀,但由于受區域基礎設施條件和地形地貌的限制,至今難以形成全域旅游的整體開發。第六,農村空心村和老齡化問題突出,土地產出功能明顯衰減,“三農”發展與脫貧交織。

    大同市的生態環境保護和精準脫貧,正是在這樣的背景和條件下展開的。作為高寒冷涼區,大同面臨的貧困問題具有典型性;作為長期超載運行的資源轉型城市,大同面臨的生態環境問題也具有典型性。因此,生態文明建設和精準脫貧有效融合的“大同經驗”,具有很強的代表性。

     

    一、全市范圍內“院地合作” 模式,強化生態統領與扶貧攻堅的結合

     

    “院地合作”作為一種迅速增強創新能力及有效提高綜合競爭能力的發展機制,已經成為大同市吸納和整合科技和產業資源、促進經濟較快發展的良好選擇。大同的“院地合作”模式經過 5 年的發展,有效集聚了一批國內優質科技創新資源,開創了區域發展與精準扶貧合作的路徑,強化了產學研合作,推動了科技成果轉化與產業化。

    在“院地合作”中,大同市依托中國科學院的科研力量,從頂層設計入手,率先啟動了生態文明建設規劃和區域發展戰略研究。隨著“院地合作”的深入,又先后啟動了區縣溝域經濟發展規劃、長壽養生基地規劃、全域旅游規劃、鄉村振興規劃和中華詩詞之鄉規劃。專家組對大同的 “三黃”(黃芪、黃花、小米)產業發展、縣域綠色發展、水生態文明城市建設、長城文化與旅游融合等進行了深入調研,推出了一批重要成果,形成了獨具大同特色的“理念創新、規劃先行、全市聯動、先行探索”的“院地合作”模式。

    中科院專家組為大同規劃的目標是,打造培育山西省乃至全國精準脫貧可持續發展示范區,創造全國精準脫貧的“省級樣板” 乃至“全國樣板”,具體路徑主要體現在 5 個基地建設上:一是加快大同“三黃產業”可持續發展試驗基地,在“三農”發展上作示范;二是著力培育精準脫貧可持續發展的大同溝域經濟發展模式,以溝域建設基地為主線,在山區保護與發展上作示范;三是著力推動中國社會扶貧可持續發展示范基地,在深化“行走的醫院”基礎上,實現醫療扶貧協作上作示范;四是著力建設全國生態文明扶貧可持續發展示范基地,在綠色發展上作示范;五是著力建設社會服務業扶貧可持續發展示范基地,在“天鎮保姆” 品牌基礎上的深度挖掘上作示范。

    “院地合作”助力大同取得了四個明顯成效:一是投資主體多元化,形成了生態扶貧多方參與的大格局;二是實現路徑多樣化,培育了生態扶貧多措并舉的大態勢;三是發展模式創新化,增強了生態扶貧創新突破的大動力;四是生態制度保障化,構建了生態扶貧規范發展的大框架。

    大同深刻認識到,良好的生態環境是可持續發展的保障,也是穩定脫貧的保障,精準脫貧決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這些年,在“院地合作”開展扶貧攻堅的過程中,始終堅持將生態文明建設與脫貧攻堅同步謀劃、同步推進、同步落實,堅持將生態扶貧戰略與地域識別和具體措施相結合,與異地搬遷相結合,與生態產業、行業扶貧相結合,與“國土增綠” 以及“貧困戶增收”相結合,與農村環境質量提升相結合。

    一是厚植生態屏障,堅守“大同藍”。當地緊密結合國家和省級重點林業建設工程,圍繞造林務工、退耕獎補、管護就業、經濟林增效、林產業增收等林業扶貧“五大項目”,開展林業生態建設扶貧行動。全市承擔的國家、省級下達的 54.12 萬畝人工造林任務和當地經濟林栽種等綠化任務,全部通過議標方式由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組織實施。參與造林的社員有 1.4 萬多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占比達 79%,累計帶動 2.2 萬多人脫貧。國家生態護林員全部聘用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人均年收入 6000 元以上。

    二是培育生態經濟,形成綠色產業。點、線、面相結合,調整優化林業結構,延伸林產業鏈條,注重依托經濟林在綠化作用外的觀賞價值和經濟價值。推行 “一片林子多種收益”的栽培模式,拓展林藥、林菌、林禽等林下種植養殖業,提高林地綜合產出率。同時,注重依托經濟林發展生態旅游,以旅游景區、旅游公路沿線、河流濕地等區域,發展帶狀生態鄉村旅游。通過“公司 + 合作社 + 農戶”和“公司 + 農戶”的發展模式,以生產果品為主結合旅游開發,打造集參與、體驗、采購為一體的生態農業觀光采摘園,既促進了林產業發展,又為生態旅游注入了花期觀賞和掛果采摘的新元素,帶動了貧困人口增收。同時,探索“資源變資產、資產變股金、農民變股民”的發展模式,讓更多從事傳統耕作的農民走出來參與到綠色產業發展中。

    三是立足自然資源,發展溝域經濟。把光伏產業與生態建設有機結合、與農民增收有效結合,推廣扶持“林光互補一體化”基地建設。優先在采煤深陷區、荒山溝壑區域等需要生態治理和修復的地區建設林光互補項目,發展溝域經濟。在光伏項目建設空置地發展中藥種植、果蔬栽植、禽類養殖等,確保了林地、耕地質量。同時,通過生態治理,發掘溝域山、水、林資源,又促進了生態效益的提升。

     

    二、天鎮精準扶貧模式,強化黨建引領與紅色基因的結合

     

    在大同,貧困正在逐步退出歷史舞臺。怎樣才能實現脫貧不返貧?強化黨建引領是標準答案。天鎮縣的黨建扶貧成效尤為突出。

    天鎮縣是晉西北和太行山革命老區,有光榮的革命傳統??h委充分發揮黨建扶貧的政治優勢和組織優勢,帶領廣大人民群眾破解難題。具體做法是:以集體經濟培育物質與社會基礎,把脈問診找到窮根;以多重激勵激發內在動力,對癥下藥開好良方;以多方參與推進改革創新,凝聚治貧脫貧合力。

    一是理順體制機制。全縣圍繞人到位,統籌 31 家幫扶力量,組織 5800 名黨員干部結對幫扶貧困戶;圍繞錢到位,統籌整合涉農資金 3.22 億元;圍繞事到位,制定三年行動方案和年度行動計劃,部署開展六個“百日會戰”,跑表計時、卡點驗收。健全考評機制,強化責任導向、效果導向,選優配強駐村干部,一村一隊、一隊三人,對不勝任的及時調整。開展扶貧領域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倒逼責任落實。健全激勵機制,堅持在一線選兵、練兵、帶兵、用兵,加強駐村干部培訓,選派其中優秀人員參加各類培訓,提拔優秀干部。開展三級書記遍訪貧困行動,引導動員駐村幫扶干部進百家門、聽百姓言、解群眾憂??h委書記帶頭走訪貧困戶,撰寫扶貧日志。各級干部堅持基層走訪,制定幫扶計劃和脫貧規劃,幫助解決困難問題,整頓軟弱渙散黨組織,開展文化扶智工作。

    二是推出“保姆扶貧”特色項目。天鎮縣從 2018 年起,實施 “一、百、萬”工程:打造一個精準扶貧家政培訓樣本基地;培養 100 名“天鎮保姆”就業帶頭人,進京從事安排婦女就業及培訓等后期跟蹤服務;超過 1 萬名婦女在京從事家政服務,實現就業脫貧。在黨建引領下,天鎮縣還積極打造“天鎮保姆”升級版,建設研、培、輸為一體的示范基地,通過輸出服務、培訓模式和標準,引領全省勞務輸出規范發展。拓寬服務領域,發展保潔、保安、護工、快遞等新業態。全縣累計培訓保姆 1.8 萬余人,向北京、天津、太原等地輸出保姆 8000 余人,實現勞務收入 2 億元,帶動 1 萬多名貧困人口穩定脫貧?!疤戽偙D贰币呀洺蔀樯轿魇趧蛰敵鼍珳史鲐毜囊粡埫?,也是北京家政市場滿意度很高的“金字招牌”。

    三是推動生態 + 文旅扶貧。圍繞中科院團隊提出的“長城經濟帶”理念,天鎮縣著力發展古長城、溫泉、宗教等邊塞文化特色旅游,推動旅游產業與脫貧攻堅融合發展。目前,天鎮縣正在穩步推進三個旅游示范村建設,已完成 300 多間仿古民居主體工程,建成了 3 個西梅采摘園,以及一批農家樂、文化廣場等。

     

    三、云州健康扶貧模式,強化健康產業與基層醫療服務的結合

     

    中科院團隊為云州區設計的發展定位是“國際健康養生旅游目的地城市”。近年來,云州區充分挖掘健康養生資源,探討水土環境及食物資源對人口健康的影響,以期更好地擴大當地健康養生經濟的規模,建立和諧的人地關系,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云州區的努力得到了國際地理聯合會健康與環境委員會高度認可,專家組認為,云州應該以創建國際健康養生基地為目標,建設國家全域健康養生試驗區、健康養生農業基地和健康養生食品加工特色基地,充分發揮當地健康、資源、區位、產業、文化等優勢,創建“國際健康養生基地” 品牌,推動生態旅游、休閑體驗、養老養生、康復健體等新業態的創新發展。

    “國際健康養生基地”項目落戶云州區后,區人民醫院成立了遠程門診中心、遠程心電中心和遠程會診中心,各鄉鎮衛生院、社區衛生服務站和村衛生室設立了遠程門診室。醫療集團多次組織全區鄉村醫生進行操作技能培訓,現在每位鄉村醫生都能熟練使用助診包。

    項目在云州區的基層醫療服務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截至 2019 年 7 月底,通過助診包檢測 21 萬多人次,建立健康檔案 8 萬多人次,慢性病管理 2 萬多人次,北京遠程門診診療 1000 多人次,區人民醫院遠程門診 3500 多人次,會診 350 多人次。助診包 + 醫保智能結算終端(POS 機),群眾小病報銷不出村就能完成。

    為加快推進社會扶貧建設,防范因病致貧、返貧,云州區積極落實國家提出的“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的重要方針,推動建立“行走的醫院”?,F在,“行走的醫院”已經全面覆蓋縣、鄉、村疾病防控體系,實施“新農合” 門診慢性病補償、重大疾病補償,提高大病保險報銷比例。原來的 3.9 萬多名貧困人口參保率達到 100%?!按蟛〔怀隹h”,成為現實。

    云州區還加大了教育和文化投資。全區累計投入資金 2.28 億元 , 推動學前教育 , 義務教育 , 高中 及 職 業 教 育 均 衡 發 展; 投 資 514 萬元改善 6 個貧困村學校的基礎條件;認真落實“兩免一補 " 大學生助學貸款,所有貧困學生、幼兒均可享受補助;抓好“雨露計劃”和貧困大學生救助,減輕貧困戶的負擔;實現行政村綜合文化室、圖書室、活動場所已經 100% 全覆蓋,推動移風易俗,樹立文明新風。

    云州還強化多方面的扶貧舉措。全區 2015 年以來,共落實扶貧專項資金 30962 多萬元,統籌整合資金 77959 多萬元,發放小額扶貧信貸 22781 多萬元。實施投資 2000 萬元的省級農村電子商務示范縣項目,建成 1 個區級、 118 個鄉村服務站點和 1500 平方米的電商快遞物流中心。扶貧“愛心超市”全部啟動 , 社會捐助已達 到 500 萬 元 , 有 133 名 貧 困 戶獲得救助 33.3 萬元。組織區鄉人大代表結對幫扶活動,幫助 600 多名貧困戶解決實際困難。以政協委員中的社會力量為主體 , 組成 10 個幫貧濟困團,廣泛動員社會各界幫扶貧困村、貧困戶。

     

    四、云州特色產業扶貧模式,強化地域特色和產業新業態的結合

     

    專家組對云州黃花進行了深入研究,提出在我國各大黃花主產區中,唯有云州區的黃花菜產自大同火山群的火山田園,是名副其實的“火山黃花”。專家組認為,從產品特性、消費者、產業者等層面綜合來看,黃花菜具有串聯一二三產業的優良屬性,通過發展黃花菜種植、旅游、休閑、加工、貿易、服務等產業,推進火山黃花品牌建設,可以促進黃花產業發展和脫貧攻堅的雙贏,是特色產業扶貧的一條路徑。

    專家組給云州規劃的具體方向是:建好一座新城,美化一片山群;提升一地黃花,培育一套體系;形成一批龍頭,樹立一個品牌;帶動一項產業,致富一方百姓。一是發揮“火山黃花”資源組合、特色產業基礎兩種優勢,加快構建云州區健康產業鏈;二是實施黃花與康養產業聯動、融合發展兩大路徑,推動形成融合型健康產業新體系;三是立足“集聚黃花態勢、火山特色”兩大基礎,引導實現區域質量水平整體躍升;四是培育“火山黃花”與地域特色兩大優勢,實施健康共享;五是實現貧困人口中人均黃花種植面積達到 1 畝以上;六是新建高標準農田,黃花種植全部配套噴灌、滴灌等節水工程;七是以鄉村提質工程為契機,建設以黃花旅游為主的“忘憂大道”,對沿線村莊進行重點整治。

    目前看來,云州區火山地質富硒黃花產業集群已經形成。目前全區黃花面積達到 16 萬畝,形成了 109 個種植專業村,建成了 15 家龍頭加工企業,成立了 95 家黃花專業合作社。特別是以鄉辦、村辦黃花合作社為主,帶動貧 困 戶 種 植 黃 花 3.8 萬 畝。2019 年全區僅黃花產業一項就實現種植階段產值 12 億元,帶動近 3 萬名貧困人口脫貧。2019 年 7 月,全省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觀摩會在云州區舉行,黃花產業扶貧基地建設及其扶貧模式受到省政府及與會專家的高度認可。

    大同已獲得了國家黃花種植和加工標準化示范區、國家黃花出口質量安全示范區、全國黃花綠色食品原材料標準化生產示范基地、全國黃花百強區域品牌等 6 個國家級品牌。

     

    五、左云綠色經濟模式,強化生態轉型與扶貧攻堅的結合

     

    在左云縣,中科院團隊提出了“左云綠”的發展思路。這是一個綜合的綠色系統,是一種倡導以人為本,構建生態、宜居、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全新縣域發展模式?!白笤凭G”不是單純增加綠化率,而是兼具持續高效的經濟發展模式、節能環保的資源利用方式、和諧宜居的社會發展環境和強而有力的公共支撐系統的良性城市運行機制?!白笤凭G” 以生態優先為原則,最終要求所有經濟活動都要實現綠色化、可持續化、生態化。

    “左云綠”體現在綠色能源發 展 中。2016 年 至 2018 年, 左云縣 2 個村級電站的屋頂分布式光伏扶貧項目并網發電,受益貧困戶 460 多戶,完成 2 萬 KW 地面集中式光伏扶貧項目,受益無勞動能力貧困戶 520 多戶。

    “左云綠”體現在植綠護綠進程中。四十年前的左云人為了生存,以一種艱苦奮斗、不折不撓的精神選擇了綠化之路?,F在,左云把植樹造林、改善環境與改善民生結合起來,選擇了人與自然相和諧的可持續發展道路。全縣林業用地 108 萬多畝,已綠化 88 萬多畝,森林覆蓋率達到了 38.58%,林草覆蓋率達到了 45.03%,以油松、落葉松、樟子松為主的優質樹種林地達到 30 萬畝。累計建成萬畝以上大片林地 15 處,森林公園 4 處,濕地公園 1 處,廠礦綠化 1.5 萬畝,生態走廊 500 多公里,標準化園林村 85 個,育苗基地 20 個。左云已經成為全國造林綠化百佳縣、先進縣、模范縣和國家級生態示范區,是省政府首批命名的“全省林業生態縣”。

    “左云綠”體現在綠色產業的構建中。左云地處黃土高原高寒冷涼地區,地形多樣,晝夜溫差大,日照時間長,發展雜糧生產具有得天獨厚的冷涼氣候優勢。左云縣借助省級出口食品農產品示范區的招牌,大力發展雜糧生產,逐步調減玉米種植結構。

    一是發展特色種植業。由 19 個合作社實施有機旱作萬畝蕎麥標準化基地建設,每個合作社面積連片 500 畝以上,設有千畝核心示范區 2 個、品種試驗區 2 個;推廣有機旱作節水工程地膜減量增效工作,實施面積 7500 畝;推廣農業農村部和全國農技推廣服務中心認證的有機多肽酶農業新技術,實施面積 3.9 萬畝。產業發展過程中,涌現出了 10 余家農產品加工龍頭企業,雁門清高苦蕎健茶系列產品、億源升雜糧精細化加工產品、金茂源胡麻油、云中紫塞沙棘等產品特色非常明顯。

    二是發展綠色林果業。把發展沙棘產業作為壯大生態資源和增加農民收入的重點工程 , 在防風固沙、生態治理的同時,大規模種植、改良沙棘樹,并發展以沙棘果為原料的集產品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深加工企業。

    三是發展生態旅游業。突出邊塞文化開發利用、自然生態建設保護、民俗文化挖掘整理三個重點,積極打造“邊塞風情休閑帶”;建設萬畝油菜花觀光帶,打造北方油畫寫生目的地;建設自行車環形賽道和步道,打造全國知名的特種體育訓練基地;構建集觀光、騎游、宿營于一體的長城沿線旅游觀光帶,打造鄉村旅游新業態。

     

    六、廣靈生態扶貧模式,強化生態水城與溝域經濟的結合

     

    中科院專家組為廣靈規劃的目標是,創造獨具中國北方干旱和半干旱特色的廣靈水城。專家組提出,廣靈縣擁有得天獨厚的地源優勢(兩山夾一川),悠久深厚的人文底蘊(水神堂),要通過建設水生態文明城市,探索出一條北方山區水城發展與城市生態扶貧有機融合的新路——通過水生態修復、水環境改善、水景觀提升、水文化弘揚,建設水少可補、水多可排、水臟可換的會呼吸的河道,為干旱半干旱地區提供可資借鑒的現實樣板。

    “留形”,塑造廣靈城市形態。充分發掘“太行山環抱、壺流河穿繞、溝域濕地密布”河谷盆地的地貌特征,引導城市空間發展的新方向和新模式,堅持“高端化的城市業態、優美化的城市生態、特色化的城市文態、現代化的城市形態” 相互融合與協同,以南北山為伴,以壺流河為線,形成依山就勢、依河而生的山水形態。

    “留人”,更新廣靈城市業態。以“產城景結合、文產相融” 為理念構建新業態。利用水城區位佳、人氣旺、生態好、底蘊厚等優勢,圍繞旅游六要素布局業態,完善生態、文化、休閑、旅游、商貿、居住、扶貧七大功能,打造現代服務業聚集區。

    “留綠”,再構廣靈城市生態。實施水城河湖治理項目,通過“截污、清淤、換水、綠化”的方式修復生態,完善排污管網建設,將壺流河變成景觀河、生態河和人文河。通過綜合整治與保護開發,發展新型業態,促進沿河土地增值,實現投入到產出,再投入、再產出的良性互動,真正還河于民、還清于民、還綠于民、造福于民。

    “留神”,傳承廣靈城市文態。堅持“生態優先、文化為魂、產城景融合”的發展模式,著力保護廣靈縣城歷史的真實性、環境的完整性、文化的延續性、生活的多樣性。挖掘水神堂文化,提升旅游價值。貫穿“閑、慢、樂、聽、賞”等生活元素,建設范蠡紀念館、百工坊一條街和民俗客棧。發展飲食文化,留住“舌尖記憶”。利用廣靈多元飲食文化,豐富特色美食。

    同時,中科院專家組還為廣靈的溝域經濟發展提供智力支持。 2017 年,中科院專家組啟動了廣靈縣溝域經濟發展規劃,提出了 “溝域經濟 + 特色產業”扶貧思路和構建恒山黃芪、峪口小米生態原產地的科學構想。

    生態原產地實驗區是針對恒山黃芪和峪口小米提出的新型區域發展理念,就是要強調黃芪產品生長、生產、加工、制造以及產品來源地的自然、地理、人文、歷史等屬性。建設省域恒山黃芪生態原產地實驗區,是全國首次提出在省域范圍內對恒山黃芪進行整體保護與利用,是一項特色產業與扶貧緊密結合的探索性、創新性工作。

    實驗區位于廣靈縣白羊峪、長江峪和圣眷峪三條溝域的上段,適宜發展面積為 10 萬畝,有野生黃芪 1 萬畝、野生撫育 3 萬畝。這三條溝域,是恒山黃芪生態原產地,分屬南村鎮和望狐鄉,也是重要的精準扶貧和精準脫貧鄉鎮。兩鄉鎮共有建檔立卡戶 5268 戶,14305 人, 其 貧 困 人 口 占 全縣貧困人口的 32%。

    溝域經濟的發展帶動了當地農民的穩定脫貧致富。由于黃芪的種植、管護、采挖、加工是勞動密集形產業,需要龍頭引領,山西恒廣北芪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應運而生。公司每年列支的短期用工勞務費用有120多萬元, 2018 年直接帶動建檔立卡貧困戶務工增收 150 多萬元。

    從 2017 年起,公司每年為望狐鄉 14 個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發放資產收益分紅款 102.94 萬元。 2017 年,公司投資 7 萬多元無償為望狐鄉上窯村和史家坪兩村的 50 戶建檔立卡戶種植黃芪 50 畝,每戶平均 1 畝,按目前市場價格,黃芪采挖后,每畝可實現凈收入 1 萬多元,實現穩定脫貧。2019 年,由于望狐鄉史家坪村整體搬遷,村民原有耕地無法耕種,公司與史家坪村建檔立卡戶訂立土地委托經營合同,使村民除拿到租地款外每年還能享受到國家關于耕地的惠農補貼。同年,公司還租用了南村鎮周圖寺村的扶貧車間 2000 余平方米用于改建擴建新的黃芪加工廠,解決了附近村民的就業問題。

     

    (張義豐,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總規劃師;李奕欣,云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研究生;劉毅,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穆松林,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嚴茂超,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國棟,北京華夏健業生態農業研究院院長。原標題《基于生態文明實踐的“大同扶貧”模式研究》,內容本刊有修改)

    美女把尿口扒开让男人桶爽,炕上与亲姪女做了,公车被多人强奷第3章,沈阳45老熟女高潮叫声没谁了